上海看点网

那纤纤玉足的异样魅惑

发布时间:2019-07-08 08:55 来源:未知点击 :

  Z君觉得女人身上最让他着迷的地方是她们的小腿和脚,特别是如果女人能用脚踩在他身上,他觉得这是他人生中最幸福、甜美的时刻。   这种嗜好来自他少年时代的一次偶然经验:
  当他14岁时,经常去拜访一位年长的朋友。这位友人有一个双十年华、长得如花似玉的女儿。Z君在这位朋友家中,喜欢宾至如归地躺在壁炉前面的地毯上取暖。
  有一晚,当他像往常一样躺在地毯上时,朋友的女儿想想壁炉架上拿点东西。她开玩笑地从他身上跨过去,说要让他看看“稻草会有什么感觉”,一边说着一边撩起裙子,伸出一只脚,空悬在壁炉的火上烤。这个举动让血气方刚的Z君极为激动,他忍不住伸手抱住对方的脚,将它按在自己的性器上。
  朋友的女儿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,竟将全身重量都放在那只脚上,重重地踩住他的下体,结果他兴奋得射出精来。
  此后,他们即经常玩这种“游戏”:Z君躺在地毯上,朋友的女儿则将脚踩在他身上,先是在他胸前的肋骨架及胃部来回移动撩拨,Z君在逐渐高涨的兴奋中,忍不住去抓住她的脚,于是她将脚下移,踩在他的下体上。
  Z君并没有说朋友的女儿在这种游戏中是否达到性高潮,但她显然也产生了某种性兴奋,因为他说当时她“眼睛发亮、双颊泛红、朱唇颤抖”。
  女人的小腿和脚让Z君痴迷,而且希望女人用那可爱的脚踩在他身上,这种奇特的性癖好显然是来自他和朋友女儿的这种特殊游戏。
  
  解析:
  
  这可以说是一个“恋物癖”(恋足)的病例,但同时也含有“受虐症”色彩,因为让异性用脚踩在自己身上以达到性满足,亦含有被羞辱、被虐的意味。
  恋物癖的成因除了性自卑与性挫折感外,“错误的学习”也是一个重要因素。患者之所以会对特定之物产生迷恋,通常可以从他们过去的经验中找到线索,也就是行为主义者所说的“制约”关系。
  受迷恋之物与性满足,这两者第一次的“配对”出现也许是相当偶然的,但由此而产生的情感激动、性的兴奋与满足却让当事者无法忘怀,而在往后成为当事者刻意追求的目标,结果因一再地以自然或人为的方式“反复配对”,而使受迷恋之物与性满足间的关系更加牢不可破。
  早期的精神分析学家斯坦科尔(W.Stekel)曾报告过一个个案:某位男士对女人的裸裎相见难以动心,只有在对方系上围兜后,他才会性致勃勃,与之好合而达到性高潮。这也算是一种恋物癖,他迷恋的其实就是“围兜”。
  经过仔细分析后才发现,原来这位患者小时候由一位女佣照顾,女佣在帮他洗澡时都会玩弄他的性器,使他产生无比的兴奋。而女佣在这样做时,都是系着围兜的。因此,围兜与性兴奋产生了配对关系,终于使他成为一个迷恋围兜的恋物癖者。
  特殊的性癖好确实常与当事者过去的经验有关。20世纪初的性学大师霭理斯(H.Ellis)有一种特殊的性癖好:看次人小他便会引起性兴奋。身为性学大师,他自己为这种异于常人的偏好寻求答案,他说那是因为他12岁时,有一次和母亲到伦敦动物园,母亲“站着小动,我随即听到一阵喳喳落地的小便声”――艾里斯的母亲可能泌尿系统有问题,竟忍不住就地小便起来。当她发现自己的失态引起儿子的注意时,不好意思地告诉他不应该看。但类似的情况后来又一再发生,遇到这种情况,年轻的艾里斯即“自动充当守护者,注意有没有人接近”。艾里斯认为,就是这种早年的经验造成他日后“看女人小便便引起性兴奋”的癖好。
  心理学家拉奇曼(S.J.Rachman)甚至以一个有趣的实验“制造”出五个恋物癖者。他让五名志愿者观赏幻灯片,先出现的是女用长统靴的幻灯片,紧接着出现的则是能引起性兴奋的裸女幻灯片,如此反复配对进行;最后,五位受测者在拉克曼单独打出女用长统靴的幻灯片时,也会产生性兴奋――以阴茎体积的改变来测定;而且这种性兴奋还会普遍化到其他类型的女鞋。
  拉奇曼是在让受测者对女鞋产生兴奋反应后,他又以实验“解除”他们对女鞋的迷恋,方法是在放映女用长统靴的幻灯片后,立刻再放映足以让他们产生嫌恶感的其他幻灯片。结果有几个人对拉奇曼“狠心”摧毁女鞋对他们的“异样魅惑”提出抗议。
  本个案中的这位Z君,他对女人小腿和脚的迷恋,可以说就是这种制约关系的产物。
  但有些恋物癖者的恋物与性兴奋之间的“配对”关系很难找到合理的解释,譬如有一个个案,他的整个几性趣几乎都集中在汽车的排气管上,而且并非所有的排气管都“管用”,必须是形状完美,没有凹陷、破损,能顺畅排气的排气管才能引起他的性趣。为什么会有这种癖好,不仅无法从他过去的生活里找到线索,而且其间的“关联性”也让人匪夷所思。
  
  王溢嘉:男,1950年生于台湾。台湾大学医学系毕业后弃医从文,靠写作、翻译为业,一直专事文化工作。写作涉及人文、艺术、文学、心理领域。至目前已成书著作达三十余种。

猜你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