爱思股票配资网-秦川机床

【秦川机床】谁能拯救“秦川”?(上)

发布时间:2019-11-24 20:04:14 来源:粉巷财经点击 :
谁能拯救“秦川”?(上)
本文关键词秦川机床,获取更多秦川机床股吧、秦川机床工具集团股份公司、秦川机床股票、秦川机床2019会重组、相关信息,请访问本站首页。
原文标题:谁能拯救“秦川”?(上)
原文发布时间:2019-11-01 10:40:38
原文作者:粉巷财经。
如果您喜欢本文,请关注原文作者,获取更多文章
如果您是原文作者,不同意我们转载此文,请联系我们删除。
股票配资之家  http://www.gppzzj.cn/
谁能拯救“秦川”?(上)

▲ 图片来源:粉巷君 摄

毫无疑问,秦川机床是陕西工业的一个缩影。

当年搞“三线建设”,厂子从上海迁来宝鸡,名声一度显赫,时下则颇为失落。

秦川掌门人的故事也很精彩,过往54年间,几度新旧交替,这中间有老红军、工程师,也出过道德楷模,又或贪污犯……

最近,这家老牌省属国企迎来新舵手,严鉴铂兼任其董事长。

严的另一重身份是法士特集团董事长,后者同样是坐落宝鸡的省属国企,但与秦川机床不同的是,法士特多年来风生水起。

由一人掌舵两家省属国企,在陕西实属罕见。

似乎可以看出,于国企改革不断深入的当下,陕西国资委打算谱写一部不一样的故事……

01

与陕汽集团、宝钛集团等类似,从宝鸡起步的秦川机床,也是“三线建设”带给陕西的一件“重器”。

早期的宝鸡,凭借便利的交通,工业基础在省内一度仅次于省会西安。

上世纪60年代至80年代初,“三线建设”将宝鸡这座西北工业重镇,更是推向了前所未有的高潮。

秦川机床与宝鸡的渊源,也由此展开。

1965年,上海机床厂三车间搬迁建厂,在宝鸡市姜谭路原宝鸡电焊厂址上,新建起一座精密磨床基地,定名秦川机床厂。

彼时,秦川机床的业内地位颇高,领导班子须由国家部委第一机械工业部任命。

首任厂长是傅忠耀。上任之初,他的任务是繁重的。

原宝鸡电焊厂的地界上,当初只有一栋四层楼房,临时电源也需要从宝鸡电厂拉线。

但汇聚于此的年轻人,饱含建设热情。他们以厂为家、以厂为荣,加班加点无怨言,一心想着把活干好……

谁能拯救“秦川”?(上)

▲机床产品 图片来源:秦川集团官网

待到1971年,秦川机床向陕西省机械工业局申报,在职员工2456人,年产机床522台,液压部件30592套。

相比内迁时从上海带来的职工,此时的人员规模已增长4倍有余。

而后,适逢改革开放“转轨变型”,老红军陈泽奇接棒傅忠耀,开始了一番大刀阔斧的改革。

除组建销售科、实施经济责任制,将大批商品推向市场,新品研发上也不断创新,陆续推出磨齿机等受欢迎的新产品。

其中,针对员工“放权让利”,推行生产与效益、报酬与奖金挂钩的机制,极大调动了员工的积极性。

资料显示,当时职工人均奖金为4.82元。那个年代,这已是每月的工资之外,一笔令人欣慰的奖金。

发展蒸蒸日上,秦川机床快速跻身为行业龙头,产品供不应求,声名远播。

在这样的国企工作,工人们的自豪感油然而生。许多老职工退休后,由儿子和女儿接班。哪位年轻人处对象,一提在秦川机床工作,往往能加分不少……


02

然而,十年河东,十年河西。

80年代中期起,不少国企出现经营不善,亏损倒闭者不在少数。秦川机床亦难幸免,连年亏损之下成为“烂摊子”。

彼时,秦川人“扬帆起航”的愿望,都被寄托在新任领导身上。

1984年,赵贤哲履新秦川机床第三任厂长。

在此之前的6年,赵贤哲已历任秦川机床宣传科科长、车间主任、分厂厂长、党支部书记等职务,是企业一手培养起来的人才。

自己人熟知情况好办事,赵贤哲规划的“大干一场”很快就得到了附和。在其带领下,秦川机床动作迅猛。

先是推出了一系列的塑料机械产品,结束了“吊死在磨齿机”上的僵化局面。

此后,突出数控机电一体化业务,向国家支柱工业靠拢和出口产品,主动跳出了低水平重复生产的怪圈……

延续着这种大开大合、动作迅猛的产品开发思路,秦川机床很快焕发第二春。

1989年,全国市场大面积疲软,当别家工厂库存和资金压死的情况下,秦川机床还在实行“货到付款”,更有甚者,拿着汇票开着卡车来秦岭脚下排队提货。

赵对此曾表示:“别怨太阳偏心,要自己挪挪位置从阴坡走向阳坡。

谁能拯救“秦川”?(上)

▲精密数控机床 图片来源:秦川集团官网

1994年,秦川机床被国务院确定为全国100家建立现代企业制度试点企业之一。一年后,秦川机床改制为国有独资的秦川机床集团有限公司,赵贤哲也从厂长变成了集团董事长。

受益于企业经济效益的改善,赵的荣耀光环接踵而来。其先后被评为优秀企业家、陕西省劳动模范,享受国务院津贴……

公司有钱,手中有权,作为大功臣的赵贤哲,私欲亦悄然膨胀。

1998年,通过重组上市,秦川机床成为机床行业最早的几家上市公司之一。担忧退休换届何去何从的赵,在捞取“黑金”的道路上越走越远……

检察机关查明,1996年至2003年,赵贤哲利用职务之便,将国有公司股市收益款240万元私自截留侵吞,挪用单位公款55万元,向配股承销商索取贿赂30万元。

2007年12月,西安市中院终审以贪污罪、受贿罪、挪用公款罪,判处赵贤哲有期徒刑十八年。

赵贤哲及其含泪写下的悔罪书《对金钱和权力的崇拜和渴望害了我》,而今成了反腐教育的案例和素材。

贤哲不在,晚节不保。

03

唏嘘过后,日子还得往前走。

2001年,年仅39岁的龙兴元突出重围,成为秦川机床新任董事长。

有别于前几任掌舵者,龙兴元在学识方面更胜一筹。

拥有西安交通大学工程硕士学位的龙兴元,后经省委综合考评,被择优选拔进入陕西省经济管理研究班学习,并公派美国学习、深造。

虽为知识分子,其人却很强硬。

他曾对媒体表示,起初并不想接任秦川机床,“在那种特定时期,要想做成事,就必须有做成事的条件。”

因对公司状况极为了解,龙兴元向省政府提出掌管秦川机床的必要条件:高度集权及领导班子的成员,必须经由其提名才能担任。

坐上秦川机床的头把交椅后,龙兴元通过“债转股”实现了投资主体多元化。盘子越做越大,步子也迈得大了起来。

2003年,秦川机床仅用195万美金,成功控股了美国联合工业公司60%的股权,一举实现了跨国经营。此后,又陆续与德国博世力士乐机床公司建立战略合作伙伴关系……

区域重组、跨国并购和对外技术合作,一系列花样操作,让这个国有、三线、夕阳企业与成功企业家的故事,流传开来。

谁能拯救“秦川”?(上)

▲ 龙兴元 图片来源:秦川集团官网

秦川机床擅长资本运作的表现,不止于此。

2014年,秦川集团更是成为陕西第一家整体上市的国企,成为陕西新一轮国企改革中的标杆企业。

好评的另一边,则是不时有职工在网上爆料,龙兴元如何利用职权“蚕食”秦川机床,让一个原本兴旺发达的龙头企业落魄到负债累累,前景渺茫……

宝鸡本地人尤其乐于将秦川机床,与当地发展起来的另一家省属国企法士特进行对比。

当地的一个说法是,当年法士特营收2亿时,秦川机床已经20亿规模。如今,法士特营收达到200亿,秦川机床还是20亿。

当然,有一个误差需要纠正——近几年秦川机床的营收大约徘徊30亿元上下。

但是最近五年的净利润却下滑严重。盈利时,盈余不足两千万;亏损时,则动辄巨亏2亿多……

乏力的业绩下,一家大型省属国企,股价早已低于5元,总市值尚不足30亿。

秦川机床,路在何方?

面对如此困局,作为主管部门的陕西省国资委显然坐不住。于是,陕西国资界一场罕见的人事调动,开始了。

作为龙兴元接任者的严鉴铂,是怎样的人物?背后又有怎样的考量?

且听下回分解……


原文标题:谁能拯救“秦川”?(上)
原文发布时间:2019-11-01 10:40:38
原文作者:粉巷财经。

本文关键词秦川机床,获取更多秦川机床股吧、秦川机床工具集团股份公司、秦川机床股票、秦川机床2019会重组、相关信息,请访问本站首页。
猜你喜欢
网站分类